魚與花

微博/花雕老吴

殷侯失明梗∠( ᐛ 」∠)_

本来想画图的但是生病了只有躺床上码字的力气。
这个梗也是突然想到了诡行里昭失明那段,觉得可以给外公玩玩!(x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。

魔宫众人赶到的时候,杀阵早起。
阵中雷鼓萧声不断扰乱视听,显然是想针对殷侯此时双眼不便的软肋。
殷侯陷于阵中倒也不显慌乱,他负手而立,山海剑干净利索地点向几个冲上来的江湖人,皆是一击毙命。主阵之人骇然,竟不知殷侯在此等境况下还能做到听声辨位,在嘈杂的鼓乐中准确捕捉杀意。
几番试探,殷侯已然摸清了阵法,剑锋一转便向持阵人所处的阵眼刺去。
可这阵毕竟是为此时的殷侯悉心准备的,他眼睛看不见,内力再高也始终处于不利之地。只听一声尖锐的萧声响起,布阵的百来个江湖人步伐齐齐一变,阵眼便又隐去。
殷侯一剑落空,心里便也了然。看来这帮江湖人不愿跟他硬碰硬,想借此一点点磨死他。
倒是个不错的想法,就是有点太天真了。
不等殷侯有所行动,远处几股熟悉的内力已经向此处掠来。
幽莲已开弓,但流星箭尚未落下,一股更加霸道的内力便携着风雪碾来,狠狠地撞碎了杀阵。
布阵的众人齐齐吐出一口血,被冲撞得摔飞了出去。以殷侯为中心,四面八方渐渐冰封,几百个中伤倒地的江湖人无一例外都被冻死在了冰中。
雪花慢悠悠地搭在殷侯肩膀上,殷侯微微转头,面向着刚刚落在他身边的一抹白影。

天尊看着殷侯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此时的殷侯双眼被黑色的缎带所覆,天尊闻着药味,知道这是浸过药水的。这老鬼大概早就找人配过了解药来医治,要不是今日他听闻消息寻来,殷侯可能根本没打算告诉他眼睛之事。
想也知道,能有本事暗算殷侯之人,定是他所信任的朋友。
这老鬼不长记性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殷侯微微一偏头,问道。
“瞎了眼还敢乱跑,老鬼你嫌自己命长?”天尊不答,只是没好气地反问。
“本来就没什么,这阵还能伤我不成?”殷侯毫不在意地耸耸肩。他本想捉住主阵人问个究竟,天尊倒是干脆,直接全都给冻死了。
“查到了吗。”殷侯不理天尊,转头问晚一步赶来的吴一祸等人。
“查到了,确实是魔宫的。”吴一祸脸色不太好,身后的九娘更是一脸忿怒。
殷侯点点头,“你们去处理吧。”
天尊在一旁看着,不由得想冷笑。看来被背叛这种事情对他来说,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也就习惯了。瞧瞧这风轻云淡无所谓的样子,大概觉得捅到自己身上的刀都不算什么吧。
天尊此时看不见殷侯的眼睛,却也不想看。他一想到黑布后面的这双眼睛失了原有的神采,就有一股火往上撞。
真该死。
周围那些封着人的冰雕突然齐齐碎成了粉末随风散尽,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吴一祸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“怎么了?”殷侯不解地问道。
“没什么。”天尊的语气并没有与平日有丝毫的不同,但一头银发已然渐渐变黑。


tb大概没有c,各路英雄欢迎接梗。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244 )

© 魚與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