魚與花

微博/花雕老吴

风化成典【隐藏的日月】

我他妈一个旋转暴哭升天

三千单衫杏子红:

灵感来源于花雕的月光菩萨@魚與花


隐藏的日月,并没有提他俩的名姓,就当个逸事杂谈看吧。真的成佛成仙,很难达成日日相守的he啊......这是he还是be,见仁见智了。


“日月长相望,宛转不离心。见君行坐处,一似火烧身。”这首诗是写在敦煌文书的一卷佛经背后,真有其事。


《风化成典》其实是一本书的名字,大学时候选过藏传佛教的课,记忆里留下的也不过就是这个书名了哈哈哈。


写大师菩萨们总有点亵渎感,所以把名字改成了日月尊者,稍稍避讳。胡写瞎扯,伪笔记体。






《明月楼笔记》载日月尊者逸事: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日尊月尊者,师出同门,尝共修于天山百年,后涅槃成道。日尊见众生疾苦,遂发愿重入红尘以渡之,轮回十又七世,七情缭绕、六欲缠身,本性渐迷,以众生为蝼蚁朝露,生怨憎分别心。一日,偶见一佳人,姿容甚清丽,日尊问曰:“汝从何处来?欲往何处去?”佳人答曰:“何必问我。汝从何处来?欲往何处去?”日尊心内大动。再与之谈,妙语频频,更为倾倒。携手归家,共赴枕席,竟不推拒。双宿期年,朝暮相见、欢喜无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日尊因恋佳人,复以众生为可怜可爱。此念一生,登时觉悟。归与佳人言,佳人垂泪曰:“何以众生弃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日尊对曰:“汝即众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佳人闻言,忽粲然而笑,曰:“归矣。”宝雨香花,缤纷而落,二人竟不染衣,佳人复归本相,乃月尊也。






《扪虱录》搜罗九流杂谈,其中“愚僧毁真经”一则曰: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宋时有一樵人,于山谷中得《日月大悲光明经》,深以为异,献于大保国寺。时佛堂常铸日月尊者随侍世尊左右,日尊捧异株,月尊持青莲,二尊皆端美,唯有日无月、有月无日,二尊两不相见。世人异之,答曰:“何尝有日月同天耶?”众人以为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保国寺观其文古奥深蕴、神妙难解,遂广延天下沙门共参之。斋会四十九日,莫之能解。五十日上,小沙弥捧经坠地,乃见经后遗诗,曰:“日月长相望,宛转不离心。见君行坐处,一似火烧身。”众僧大骇,引为邪佞,投之以火。日月尊者亦不复配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噫!众僧顽愚如此!岂不闻以情渡世者?世云菩提薩埵者,菩提乃觉悟,薩埵即有情,何能以无情者普渡有情众生乎?情诗耶?示法诗耶?叹叹!












你渡众生,我渡你。啊啊啊,他怎么这么好,爱他爱他还是爱他!!!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26 )

© 魚與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